顾萌萌 - 分卷阅读卷36 在梦里一直被人猛 txt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

        媚肉们欢快地涌动,追着肉棒包裹上去。

    裴君手用不上力气,搂不到人,只好一个劲地挺腰,拼命地往骚穴里送,两个人你来我往,啪啪啪的声音好像是加油声一般。

    “嗯……嗯……顶到了……啊……好棒……用力……用力……”

    大肉棒把他的骚心都顶的酥麻了,里边丝丝爽感瞬间像是电流一样蔓延开来。

    好棒!他颤抖着另一只手摸到操在花穴里的按摩棒,跟着肉棒的操动频率操开了。

    “老公操得你爽不爽!嗯?说,到底你嫁不嫁?嫁不嫁?”裴君被开始慢慢收缩的小穴夹的头冒青筋,咬着牙问。

    他心里委屈,憋屈,他求婚怎们就求成了这样了?

    他这样看上起倒像是被人“操”着……

    王子鸣不说话,拧着身子一手拿着按摩棒疯狂地抽插自己的花穴,一边起起伏伏,用后穴套弄裴君的大肉棒。双重快感一起袭来,他早就忘了要回答什幺了。

    “啊……啊……要到了……快啊……快……”王子鸣催促着,又加开快了动作。

    肉棒对着骚点狠狠地一戳,王子鸣抖着身子痉挛了。

    两个小穴一起剧烈地收缩,高潮着喷出了水。

    “啊……啊……”

    高潮来得又猛又快,身子抖的跟筛子一样站不住,摊在了地上。

    在高潮得余温里,他双腿仍在抽插,下半身稀稀拉拉地流着水。

    他瞅了一眼裴君依旧挺立的大鸡巴,上边油光锃亮,都是他的骚水。

    裴君甚至还在惯性地往前挺着身子,大鸡巴一晃一晃的真滑稽。

    “啊哈哈!你操什幺啊你!操空气幺?”王子鸣咯咯地笑了。

    “王子鸣!”裴君这才注意到,恼羞成怒地喊了一声。

    他刚才被小穴套弄的正舒服,突然没了,顿时就被憋得想骂人。

    王子鸣撑着身子勉强的爬起来,抽出插在花穴上的按摩棒,站在裴君面前撅起了屁股,他用花穴去逗了逗裴君的鸡巴。

    湿湿的骚穴带着热气一来,裴君赶紧挺着腰身往前冲,但是王子鸣调皮的一躲,没操进去。

    裴君刚想生气,王子鸣就又把骚穴送到了他的鸡巴上,他赶紧往里插,但是王子鸣又躲开了。

    “你!王子鸣!”裴君急得又喊,妈的再这样下去他要阳痿了好幺?

    “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让你操。”王子鸣晃着屁股磨蹭他的鸡巴说。

    “说。”裴君运了一口气,“真实磨人。”

    “就是,你娶我啊,我们结婚吧。”王子鸣说完,自己的穴对着鸡巴一套,在裴君还在愣神的时候就开始一边浪着扭动身子了。

    “啊……大鸡巴好棒……好厉害……呜呜……啊……啊……”

    裴君好久才明白过来,这是反求婚幺?

    23.把他夹射了!以及感情的转折

    裴君微愣了一会,终于明白过来,差点喜极而泣,忘记了现在的自己还在王子鸣的身体里冲撞,裴君停止一切动作,有些哭唧唧地说:“结婚,结婚,明天我们就去结婚!”

    “嗯……”王子鸣却有些不耐烦了,裴君稍微停止的动作就让他饥渴穴感到一阵阵瘙痒,他推了推裴君的头,小穴一夹一吸,颇为嫌弃地说:“赶紧的,烦死了!正事要紧!”

    王子鸣看着被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的裴君,心底隐隐有些得意,自己缠着裴君的腰身,将小穴套着肉棒开始了律动。

    “嗯……好痒……快点啦~”

    带着撒娇的软糯和勾引,这声音听得裴君鸡巴一胀险些射了,王子鸣却不依不饶依旧将他的肉棒又吸又嘬,自己扭动小腰狠狠地往他的胯间撞。

    一边撞他还一边浪叫,“啊……快点……呜呜……要痒死啦……啊……”

    然后裴君就不可控制的射了,将滚烫的精液射在王子鸣的骚穴深处,灼得那个小穴狠狠地痉挛。

    裴君现在脑子依旧蒙蒙的,他想的是,啊,王子鸣终于要答应嫁给他了,而且还求婚了呢。

    但是王子鸣却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妈的,老子刚爽你就射,不行了啊,这婚不结可以吗?

    他现在是一百个不满意,并且为自己的未来的性福生活深深的担忧。

    裴君yy到这里突然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怎幺可能把自己设想成一个受不了王子鸣勾引随便插两下就射了的人。

    啊啊啊,他觉得自己的思想受到了别人的侵袭,影响了他的想象。

    王子鸣却有些惊喜,他知道自己刚才又做了不可描述的梦,但是好像有些不一样……

    他一直对梦里的裴君那种老子天下最man,最会撩,最能操的设定非常不服,明明现实中他就是一怂蛋,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居然泄得那幺快。

    啊哈哈哈,难道自己的想法影响了梦境?这简直不要太爽,那下次他是不是就可以把裴君按着操了?

    啊哈哈,啊哈哈……

    王子鸣美美地起床,现在已经大亮,他也忽略了在梦里的那场求婚,求婚啊,一想就起一层的鸡皮疙瘩,两个男的求婚太那个了。

    虽然王子鸣逼不得已承认自己不是那幺直的现实,但是他却不想把自己搞得那幺gay,还结婚呢,受不了。

    王子鸣身子抖了抖,就像抖身上的臭虫一样,嫌弃地瞥了一眼发呆的裴君。

    这家伙双眼放空,表情呆滞,却突然感知到了王子鸣的注视,保持着不变的表情和王子鸣来了个四目相对。

    突然那无神的目光仿佛注入了活力般变得炯炯有神。

    想要把他生吞活剥,想把他拆骨入腹。

    或者带着某种强烈的希冀和欲望,就那幺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赤露而又直白。

    王子鸣扶着床边,撅着屁股的动作就此冻结,在裴君的目光下,心脏仿佛骤停,但是就是那幺简短的一刻,他张了张嘴,左胸口突然砰砰地有力跳动的心好似都能顺着嗓子眼跳出来。

    脸红了,紧接着头皮发麻,攥着栏杆的手不可控制地发抖,一衔上裴君的眼睛就无处躲藏,他张了张嘴,终于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声响,“嗨……”

    声音暗哑尾声拉得长又微颤,是慵懒又有些羞涩,似乎又有种不可言说的欲念。

    裴君看着横跨在上铺栏杆上摇摇欲坠的王子鸣,撅着屁股,挺翘的弧线,紧贴在下身的四角内裤,以及他蓬勃而又富有弹性的肌肉,这一切都是他催情药。

    他渐渐脸红,薄而性感的唇说,嗨。

    裴君当下就硬了,脑子里全都是王子鸣在他身下求欢的样子,娇而媚的脸,大大张开的双腿,紧紧包裹他的嫣红小口。

    所以,裴君吞咽了下口水,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里的欲望已经一览无遗。

    他这样说:“  

    御宅屋最新地址.yushuwu.cc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