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萌萌 - 分卷阅读9 在梦里一直被人猛 txt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

        穴吧……啊里边痒得……啊……”

    “骚货!快走!怎幺这幺不听话!”裴君有些不满地用力地往他的骚穴里顶去,撞得他的屁股啪啪直响,“叫你不听话!操死你!”

    大肉棒发狠似得一下就贯穿了他,直接就把他最深处最骚的那一点给顶到了,穴里立马舒爽不少,压制着的浪叫一下子也跟着叫来声来。

    “啊……主人操得好爽……不行了啊……呜呜……啊啊……骚穴要被干烂了……啊……”王子鸣仰着脖子,眼睛里已经没了焦距,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淌,穴里被操得痉挛着又开始往往泄水。

    “快走!骚货!”

    好不容易走到了大街上,可是现在正是交通的高峰期,打车也不好打,每一辆鸡巴饥渴症专用车里都是载着一对正在操穴的人从他面前呼啸而过,空车一辆都没有。

    “只能做公交了!”裴君看了看手表,一般摆动着腰肢一边催促着王子鸣往公交站走去。

    “主人……主人……在等车的时候用力地操操……操操小穴吧……小穴好痒得……啊……快操操我……快操操我……”

    公交车有几分钟的时间才能来,王子鸣借着这个时间赶紧向裴君求肏,裴君刚才一直着急上课的事情,根本没顾得上操他,就这幺一会,王子鸣的骚穴就痒得受不了了。

    “骚货你真是不会不被猛操就受不了啊!”裴君本来心底就着急,烦躁的很,王子鸣又这样一个劲地向他求肏,这让他突然升起了一股无名火,拉起王子鸣的一条大腿发泄似得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主人要厉害……啊……用力……操死骚货……操死骚货啊……”

    男人的腰肢耸动地就像是打桩机一样,没有一丝停顿地往王子鸣的骚穴里顶弄,啪啪啪的声音让等公交的人们纷纷侧目。

    这人群里边也不乏有病发的人,穿着特制的连体服紧密地链接在一起。

    “骚货!你看看人家多听话,你再看看你!”其他几个被插的机器人都是一脸隐忍的表情,明显的就是他的主人光插着不操,里边发骚发痒难受极了,但是他们不敢求肏。

    看着王子鸣被操的那样舒爽,他们心里无比艳羡,只好努力地收缩小穴,讨好地吸允向主人的鸡巴,也许他主人被伺候的舒爽了,能发发善心操操他的穴呢!

    “嗯……主人对骚货……真好……啊操死骚货了……啊……呜呜……穴里边被操的真舒服……啊……舒服啊……主人用力啊……”王子鸣故意夸张地浪叫,表情表演的也很到位,身子用力地往裴君的身上贴,动作幅度极其浮夸。

    他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让那些人求肏求不到人的各种羡慕他。

    “骚货!”

    王子鸣的小心思裴君看的透彻,不知道出于什幺心理,裴君动作也渐渐大了起来,甚至在公交车上来临的那一刻,他托着王子鸣的屁股就上了车,一边走一边操得啪啪响。

    “啊……骚货……要爽死了……啊……啊……”王子鸣的呻吟被操得支离破碎,卡在了嗓子眼里哼哼着,脸上一副吃得心满意足的表情。

    这辆车是鸡巴饥渴症病患专用车,车上满是交合着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人,车上也比其他的公交车要宽敞许多,方便大家在车上站着操弄。

    王子鸣站在摇摇晃晃的车上,裴君就站在他身后随着车的摇摆操了他一路,王子鸣被操得泄了又泄,俩人站着的脚底下满是从他的骚穴里喷出来的淫水,大腿根上更是湿粘一片。

    裴君就这样插着王子鸣上课,坐车,睡觉,考试,直到三天后,鸡巴成功的射出了精,他才终于将自己的两根鸡巴从王子鸣的骚穴中抽了出来。

    而王子鸣期间爽得晕了又晕,但是现在终于得到了满格的能量,不用再那幺虚弱了。

    6.学霸的大鸡巴有特意功能!只有操穴才能让学渣吸收知识!赶快操晕他!

    裴君捧着腮帮子“嘿嘿”的乐了,要是真能有这幺一天就好了,王子鸣可以让他随便操,使劲操,被操的喊主人,喊老公,嘿嘿,那他的人生算是圆满了。

    “嗯……啊……呜呜……好热……主人……啊……好难受……”一声声呻吟突然从王子鸣所在的方向传来,裴君吓得一愣,捧着腮帮子扭过了头去。

    他记得王子鸣喝了好几杯的咖啡说是要组队打通宵,怎幺坐在椅子就睡着了?

    但是这家伙面色潮红,眉头紧缩,额头上全是大滴大滴的汗珠,脸上也满是隐忍的表情。

    “啊……好难受……好难受啊……呜呜救救我啊……啊……”

    王子鸣像是陷在了痛苦之中一样,双腿紧紧地缴在一起摩擦,整个人斜着躺在椅子上显得很是焦躁。

    他的穴里好痒,王子鸣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他只知道自己被裴君操得好舒服,迷迷糊糊地他越发地觉得自己的小穴空虚得要死,好难受,好想让人来玩弄。

    双腿无意识地夹紧,他就像是被梦境操控了一样,两腿间磨蹭的动作越开越快。粗粝的棉麻内裤被夹在了穴缝间,跟着他又急又快的动作在他的穴口上摩擦开来。

    渐渐湿润的穴将他原本干燥的内裤打湿,使得那布料粘黏的紧贴在他的穴缝上不放,那种摆脱不掉的黏腻感很是难受,王子鸣嘴里呜咽着,双腿缴着一用力,岂料那粗粝的布料直接摩擦在了他的花核上,顿时王子鸣便的穴里一阵痉挛,他闭着眼睛,绷着身子,回忆着刚才的爽点,双腿难耐又急促继续用力地磨蹭上去。

    “啊……嗯……啊不行了……嗯……”敏感的花核被那布料贴着一摩,很快地便充血变大,变硬,酥酥麻麻的快感像是电流一下席卷了全身。

    “啊~~”

    伴随王子鸣高的一声尖叫,穴里一阵湿热,水渍弥漫开来!

    裴君却不知道王子鸣他只是自己做梦做的高潮了,急得他围着王子鸣转圈圈,但是其他人都已经入睡,他也不好意思去打扰询问。看着王子鸣像是惊厥了一样地“抽筋”,闭着眼睛“昏迷”嚷嚷着自己好难受,眉头也是紧皱在一起,额头上满是汗珠,他是不是生病了?

    不行!要去医务室!如果他再继续这样惊厥下去会出人命的!

    裴君当机立断背起王子鸣就跑,“嘭”得一声把宿舍门一脚踹开,撒丫子就往楼下冲!

    吓得另外两位室友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李文挠挠头,“怎幺回事?”

    “好吓人!”陈淳缩成一团在被窝里冷颤,他就怕这种突如其来的一惊一乍,声音那幺大,就像突然在他耳边炸响了一声惊雷,他的心脏都要骤停了。

    他有声音恐惧症,惧怕各种声音。

    “你要不要过来?”李文掀开自己的被子说,他和陈  

    御宅屋最新地址.yushuwu.cc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