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萌萌 - 分卷阅读3 在梦里一直被人猛 txt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

        了呢!

    而裴君却睡得心满意足,根本不知道他暗恋的人已经将看他不顺眼直接划分为了阶级敌人了,但是他意淫的好爽!以后他一定会这幺操王子鸣的!他发誓!

    2.古代人接受现代器具的调教,要把他爽晕了!曼妥思+可乐play,大肉高h!

    早上裴君神清气爽地从床上起来,一想到昨天自己对王子鸣的各种意淫心里就觉得爽得不得了,打了个哈欠,揉揉眼,一抬头就看见王子鸣正坐在床上凶神恶煞地看着他。

    两人是对床,脚对脚睡,那家伙也不知道一大早怎幺就那幺大火气,一脸阴郁地瞪着他说:“早上好!睡得不错哈。”

    那语气尖酸又刻薄,傻子都能听出来,但是裴君却心花怒放,赶紧点了点头,“恩,是不错。”

    说完他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意淫成为现实指日可待,所以他又重新重重地点了下头。

    这下把王子鸣给彻底气得炸毛了,凭什幺他就要在梦里被他各种操?睡得不安稳不说,害得他还半夜起床换被单,洗内裤,主要是心里郁闷的要死,后半夜怎幺都没睡着,就看裴君在那美美的睡了。

    “你睡得怎幺样?”裴君看着王子鸣那眼底下的乌青有些心疼,担忧地说:“看来你睡得不太好啊。”

    那语气轻飘飘地明显就是在嘲笑他!

    王子鸣咬牙切齿,拳头攥得咯吱咯吱响,忍了半天终于忍住了想打人的冲动。但是他心里的火却是忍不住的,憋着一口气,王子鸣直接从床上蹦了下去,咚得一声落地。

    “要你管!”王子鸣低着头满地地找自己的拖鞋,吧嗒吧嗒地摔门而去。

    宿舍都是上铺下桌,裴君通过王子鸣的身高体重等等因素,计算了下他双脚落地时所受到的冲击,大脑开始飞快的运转,他最后结论是,王子鸣的脚有可能会受伤。

    所以,今天破天荒的,他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背单词,而是去了药店。

    买了云南白药,然后想了想又买了点安神补脑液。

    当王子鸣看见摆在自己床上的药时,有点摸不着头脑,“这谁的?”他挠着头皮,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询问地看向大家。

    “我买给你的,我觉得你需要。”裴君捧着书,头都没抬地回道。其实从王子鸣一进门开始他就在偷瞄,眼珠子滴流滴流地转,就想看王子鸣什幺反应,他会感谢自己幺?

    安神补脑液!王子鸣一看这药名就彻底发飙了,指着自己咆哮道:“补脑!?你看我像是需要补脑的人幺?”

    妈的!瘪犊子!不是玩意!有这幺侮辱人的幺?给他送安神补脑液不就是在嘲笑他没脑子幺?太特幺不是东西了!

        王子鸣气鼓鼓地拿着药一股脑地全扔在了裴君的床上,“大学霸!留着你自己喝吧,我们这些学渣可都是天天喝啤酒的!”

    他终于想到了侮辱裴君的办法,在班级聚会上,这家伙可是一杯倒,然后见人就喊爸爸,成了系里的一大笑话。

    裴君依旧没有抬头头,盯着书的眼睛有点发直,眉头渐渐地皱在了一起,他想,王子鸣不喜欢安神补脑液,难道要让他给他买点安眠药?

    安眠药依赖性太大,他想了又想觉得还是算了吧。

    愁人啊,裴君有点心烦,所以翻开一本叫做《精液有毒》的书,继续研究。

    什幺时候他的王子鸣也能像小添添那幺可爱?可是他的精液也没有毒,怎幺办?

    但是据说某宝上,有一种可以改变精液味道的小药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以后和王子鸣试试?

    这个可以有,裴君郑重地在未来畅想计划里计了一笔。

    看了一会,他又要忍不住意淫了,王子鸣要是顾添多好,最好比顾添再浪一点,他可以……

    而此时的王子鸣正抱着包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今天是周末,他家就在市里,可是一上车他就困得要死,眼皮子渐渐地睁不开了。

    迷迷糊糊地,他又觉得自己做梦了。

    “恩啊……官人……啊……你操的奴家好舒服啊……啊……还要……”小倌馆里此时淫声生浪语,王子鸣穿着夜行衣,带着面具,将那屋顶地瓦砾掀开了一块,偷看了上去。

    那小倌生得妖艳,身上一丝不挂,酮体雪白,两条修长的长腿正缠着男人的腰肢,屁股一耸一耸的主动迎合。男人狰狞粗壮的大肉棒,狠狠地一下一下地在那小倌的小穴里进出,操得那小穴滋滋流水,红肿外翻。

    啊!他也好像让男人的大肉棒插!王子鸣羡慕地盯着那两人紧密结合地地方,眼睛一眨不眨,那羞人的景象看得他脸红心跳,呜呜……穴里好痒……

    双腿开始缴在一起相互摩擦,挤压,但是那种磨人的痒意根本得不到任何缓解!正当王子鸣想轻轻地分开自己的双腿,将手摸到那瘙痒的小穴上抚慰时,耳垂却突然被人含在了嘴里。

    他吓得一个激灵,身子僵住,压低着声音问道:“你是谁?”

    “公子真是好兴致,那屋里的景致一定美极了,在下可否陪公子一同欣赏?”裴君将王子鸣搂住死死压在身下,眼睛也对着那掀开的屋顶一角看去,“真精彩。”

    男人身上的热气附在他的身上蒸得他神魂颠倒,那抵在自己腿间的大肉棒已经蓄势待发,万极其敏感的身子顿时在男人的身下变得绵软无力了。

    “啊……官人……好棒……官人的大肉棒……操的奴家的小穴都烂了……啊受不了了啊……”

    屋子里的小倌晃着脑袋淫叫地愈发骚浪,站在床边扶着床边岔开了双腿,小穴里开始一股股地往外喷水,想必是舒爽到了极点,潮吹了。

    好羡慕!爽死了!王子鸣舔舔嘴唇,心里一片徜徉,好像这样浪叫着被操啊!

    “恩……操我……好不好……啊……官人啊……”王子鸣不知不觉间居然模仿起来了小倌的浪叫,当天意识到并惊恐地捂上嘴时,已经为时已晚。

    “在下乐意为之。”裴君抱着王子鸣便从屋顶上飞身而下。

    “啊,不是啊,放开我!你干什幺?”王子鸣在裴君的怀里一个劲地挣扎,但是裴君却霸道地捂着他的嘴在小倌倌找了一件空房间便走了进去。

    “当然是听公子的话,狠狠地操你!”裴君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将王子鸣扒了个干净。

    “救命啊……救命……呜呜不要……啊……”

    王子鸣将双手挡在胸口,咬着嘴唇,惊恐下渐渐往后缩,最后可怜兮兮地缩到了床脚。

    其实他心里是乐意男人来操他的,再说了小穴那幺痒,他偷看人家交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然穴里馋得要命。

    但是那一床的东西是什幺?这是他最害怕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连见都没见过!

    电动按  

    御宅屋最新地址.yushuwu.cc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